熊国华:读《当代西方社会与教会》有感

2016-10-17  

  最近读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段琦的《当代西方社会与教会》。书中从达尔文进化论对基督宗教的冲击与影响入手,阐述了宗教必须适应社会发展进步需要这一事实。在近代所有的科学发现中,达尔文的进化论直接冲击了基督宗教最核心的教义——上帝创世说。今天西方教会内部的自由派或新正统派,以及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1962-1965)后的天主教,在科学与宗教的态度上大体分三种:一是自由派完全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他们认为信仰为他们的人生提供意义,即宗教使他们向善,心中的上帝只是一种至善的象征。二是“分离模式”,认为科学与宗教两者互不相干,同属两个不同领域,表明“不同水平的知识”。三是“对话和参与模式”,认为这两个领域可以对话、相互比较、取长补短。当今的天主教采取对话模式。为此,前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作了题为“教会训导权与进化论”的讲话,首次承认进化论决不意味着对信仰的削弱,这表明罗马教廷在进化论问题上已抛弃了以往的保守立场。天主教会所提倡的宗教与科学的对话模式,无疑表明了进化论对当今基督宗教的影响日渐扩大。随着时代的发展,进化论对基督宗教还会产生新的影响,也就是说,随着时代发展,基督宗教还会不断对自身的教规教义进行调整和完善,以适应社会发展进步的需要,从而实现宗教与社会和谐相处的目标。

  基督宗教通过自身调整和完善以适应社会发展进步的事实,进一步启示我们:我国宗教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在我国,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是我们党关于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的重要内容。它的提出和形成,深刻体现了我们党关于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将长期存在的基本观点,对于做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工作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从1982年4月中共中央《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到1992年5月中共中央转发中央统战部《九十年代统一战线部门工作纲要》的十多年间,我党对社会主义社会与宗教关系问题的研究和探讨,先后经历了五个阶段,形成了五种提法,即:“宗教要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宗教与社会主义相协调”、“宗教与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宗教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和“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从“相适应”到“相协调”,从“与制度相适应”到“与社会相适应”,命题的含义越来越广泛,提法越来越准确,不仅肯定了宗教与整个社会主义社会的相适应关系,而且突出了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重要意义。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做好党的宗教工作,把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好,关键是要在“导”上想得深、看得透、把得准,做到“导”之有方、“导”之有力、“导”之有效,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动权。做好党的宗教工作,必须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是我们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从我国国情和宗教具体实际出发,汲取正反两方面经验制定出来的。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出发点和落脚点是要最大限度把广大信教和不信教群众团结起来。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是要引导信教群众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维护祖国统一,维护中华民族大团结,服从服务于国家最高利益和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文化;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自觉接受国家依法管理;投身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