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希钢:心系科教 不辱使命

2015-12-04  

李潇潇

            

     

  十月的一个星期天清晨,天气已经十分凉爽,袁希钢象往常一样,第一个推开了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实验楼的大门,走进办公室,简单收拾了头天晚上摊在办公桌如山的书籍和稿件,打开电脑,快速地查阅着电子邮件,沉思片刻,便飞快地敲打键盘,或回复,或转发着一封封邮件。今天的邮件又有两封国外期刊发来的论文评审邀请函,他迅速地浏览着收到的论文,记下了完成评审的期限。邮件中除了各种会议通知、更多的是学生发来需要指导或修改的稿件和论文……时针指向了8点,他起身夹起文件包,赶去给专业博士生作一个学科前沿讲座。他心里盘算着,今天需要早一点结束报告,因为随后还要听取和讨论两个研究生的课题进展情况……这只是袁希钢一天工作的开始,在实验楼的守门人看来,他和天津大学许许多多非常忙碌的教授一样。但这位教授,还有着全国政协委员、市政协常委、民进市委会副主委的头衔,因此,袁希钢的忙,不仅在教学上,还有很多社会工作需要他去完成。

  做合格教授

  1975年,高中毕业的袁希钢,随着上山下乡潮流,成为一名务农知青。1977年末,袁希钢幸运地赶上了文革后的第一批高考,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天津大学化工系。1982年春天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化工部天津化工研究院工作,随后,他由教育部和化工部派往法国留学,就读于法国首屈一指的化工名校——国立图卢兹理工学院化学工程学院,并于1986年获得了硕士学位。1988年底,他又以该校第一等级的成绩获得了博士学位。国内大学四年的刻苦努力,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化学工程理论基础,国外留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他得到了理论联系实践的机会和平台。很快,他就创造性地提出了化工过程系统最优化的新方法,为他就读的学校成功地开辟了新的研究方向。回顾几年的留学生活,袁希钢回忆说,可以用三角形的三条线段来概括,即实验室、食堂和宿舍,三个顶点周而复始,构成了他留学期间的行动轨迹。那时候实验室里中国学生很少,他工作起来格外勤奋,显得特别出众,尤其与外国同事不一样的,是他每天来实验室最早,离开又最晚。在他创建的新理论即将实现突破时,那令人焦灼的一年多,袁希钢每天睡眠不足4小时,除了到食堂吃饭,基本不离实验室。他在实验室占用计算机终端的时间当然也是最长的,以致于外国同事在羡慕嫉妒恨中,钦佩地将他的工作状态绘成漫画贴在了实验室。同时,他也成为计算机操作的活字典,同事遇到困惑,不论小故障,大难题,总是向这位中国人请教,面对不同的解决方式,大家都习惯了以他为标准答案。留学四年的苦读和实践,奠定了袁希钢在化学工程前沿领域奋斗的资本和资历。改革开放后最初时期,我们国家恢复建设刚刚起步,经济、文化水平在国际上还相对落后。袁希钢与众多留学生一样,以强烈的爱国情怀,如饥似渴地吸收新知识,临近博士毕业时,法国导师开始和他探讨继续留在课题组从事研究的可能性,他不假思索地选择回国,以报效祖国。1989年,袁希钢受国际著名化学工程专家余国琮院士的邀请,来到天津大学化学工程研究所,从事化工分离工程和化工过程系统工程研究和教学,率先在国内开展化工分离过程系统结构优化方法研究。1995年,余国琮院士推荐袁希钢作为青年访问学者,赴英国Aston大学从事合作研究。在那里,他接触并参与了化工精馏领域当时国际最领先的科学研究,取得颇丰成果。袁希钢于1995年晋升为教授,2001年、2005年分别受到法国国立图卢兹理工学院和法国萨瓦大学邀请,以特邀教授的身份,从事了7个月的合作研究与讲学。随着研究的进展,频繁的国际交流随之而来,他成为多个定期举行的国际会议的国际学术委员会委员,并多次应邀,在国际、国内学术会议上做大会特邀报告或主旨报告,多次主持和主办国内、国际学术会议,2010年由余国琮院士推荐,他担任了欧洲化学工程联合会流体分离委员会委员,成为该委员会唯一的中国籍委员,2012年,袁希钢入选英国化学工程师学会会士,其间,逐步确立了他在国内外的学术地位,为他科研工作的深入开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袁希钢初来天大任教时,总有一种紧迫感,他经历过文革,下过乡,深知做学问干事业机会的宝贵,所以他总是将时间安排得很满很满。当时我国化学工业正处在高速发展时期,很快成为我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支柱。但随之而来的环境破坏、温室气体排放等问题日趋严重。作为一个学者,袁希钢清醒地认识到,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对于我国化学工业的可持续发展,乃至长期发展都是当务之急,甚至刻不容缓,率先在天津大学开展以节能为目标的化工系统工程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他及时地提出了一系列化工系统优化的教学规划以及智能化新方法,并开设有关课程,极力推动我国化工系统优化节能理论研究,引起了学术界、生态环保界的关注,他多次受邀在国际、国内学术会议上作特邀主旨报告,论文也相继在化工权威刊物发表。精馏是化学工业中能耗最高的一种分离提纯设备,但它又是必不可少、使用最多的设备。他拜国际著名精馏专家余国琮院士为师,深入开展精馏过程节能领域研究,提出了多种精馏过程理论模式,研发出多种节能工艺,获得了炼油减压精馏塔节能工艺流程、精馏过程能效分析的计算流体力学方法等多项成果。这些成果在工业中成功应用,实现工业精馏过程节能25~30%的良好效果,得到工业界的高度重视和普遍好评,这项技术很快被推广应用到全国100多套精馏装置上,节能效果十分显著,仅此每年能为国家增加效益数以亿元计,他也为此获得天津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荣誉。作为教授,袁希钢并未满足于技术开发上的成果,他深知,技术进步是科学研究的结果,要实现精馏过程等化工过程能效的进一步显著提高,必须首先在理论上取得新的突破。他潜心化工传质过程的理论研究,与余国琮院士一起在传质理论研究方面开展了一系列深入研究,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化工计算传质学”这一新学科领域。2011年,余国琮和袁希钢合著的专著《化工计算传质学导论》出版,2014年初两人又在国外出版了新书Introduction to computational mass transfer with application in chemical engineering(即《计算传质学及其化学工程中的应用》),作为世界上第一本关于计算传质学方面的专著,该书备受国内外学者关注。

  作为教授,袁希钢注重教书育人。他对自己的博士生硕士生,不仅传道授业解惑,也关照他们良好人格的养成,并身体力行以身作则,他对每位研究生的论文都逐字逐句审查、修改。社会活动再忙,时间再紧,他也从不敷衍,一篇论文经他修改后,页面往往被修改符号所覆盖。有研究生说,我们的论文稿经袁老师把关修改,就变得很像样了。这简单的评价让袁希钢心中很是欣慰,学生看到了效果,有了比较,得到提高,获得进步,他付出再多辛苦也值,这是学生对自己最好的回报。袁希钢说,我的毕业生虽然不敢说个个优秀,但总体令人欣慰。

  积极建言议政

  袁希钢迄今已经连续三届任全国政协委员,一届天津市政协常委,同时还兼任民进中央委员,民进天津市委会副主委。他认为,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代表的是民主党派,不能给民进丢脸。他认真履行职责,积极参加党派的各项活动。党派工作和本职业务难免有时间上的冲突,他都妥善协调处理,既保证不误教学工作,也如约参与党派活动,为此他受到党派领导和机关同志好评。十多年参政议政的实践,袁希钢认识到提出意见、发表看法并不难,而提交有实在意义,有参考价值,又有针对性的提案,不仅要倾心尽力,更要出以公心,坦诚直言,“不但要有讲真话、敢担当的勇气,还要有了解实际情况、发现问题症结的能力”。袁希钢提出的意见建议,都是经过了认真调查研究,用确切了解到的实情,组织材料,他绝不会因为工作忙而请他人代笔,他用自己的行动,履行职责,用自己的赤心为多党合作事业建真言献实策,唯如此方心安。

  袁希钢将人民群众反映强烈、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放到他参政议政的重要位置,他曾就教育、职工收入、教师待遇、大学生就业等问题认真开展调查研究,他深入到学生宿舍、武警战士军营、廉租房家庭了解第一手信息,精心设计和组织问卷调查,提出了多项有价值的建议和提案。他的《关于建立职工最低工资制度的提案》,成为当年的优秀提案。

  作为科技界别的代表人士,袁希钢对科技和高校在发展中涉及的问题,提出很多意见建议。最近,他针对社会热点难点问题提出了《关于高校科研项目经费预算及其管理的建议》、《关于促进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健康发展的若干建议》。他提出的建议,都得到了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及时反馈。在谈到参政议政感受时,袁希钢说,目睹国家发展,他的建议一个个付诸实现,他深受鼓舞,同时他也感到这离不开民进的培养和统战部门的支持帮助,使他能够充分发挥一名民主党派成员的积极作用。

  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袁希钢感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自己作为民主党派成员置身其中,以专业特长参与政治协商,实现自己报效国家的愿望,是他此生最为光荣、最为庆幸的事。

(作者单位:民进市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