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采取有效措施保障廉价“救命药”的供应

2016-03-01  

郑虹

          

  近日,杭州萧山区刚出生不到8个月的新生儿因患婴儿痉挛症,需注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引发的一场全国“寻药”大行动令人反思。ACTH每盒的价格不到8元,可谓“物美价廉”,但却遭遇供不应求的困境。而在黑市,它被炒到了1000元以上。据了解,目前只有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库存两箱,每箱100盒。再比如在心脏手术中用来控制血管痉挛的“罂粟碱”和防止心律失常的“利多卡因”因为利润低没有药企愿意生产,现已几乎无药可用。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当前药品管理机制不顺。有关部门对药品实施限价初衷是好的,但管制后企业的生产利润被压得少的可怜,药企有权利决定是否生产某种药品,因此廉价药物逐渐消失。此外,不少医院药房被要求零库存,医院希望商业公司备货。但商业公司出于风险考虑,药品需求少,如果长期备货造成过期,会提高经营成本,自然会减少这些利润低、需求少的药品的存量。这也是廉价药消失的重要原因。

  为此,建议:

  1.不折不扣地落实特殊药品定点生产的保障政策。要对那些符合条件的药企,特别是国有药企执行特殊药品生产政策的情况进行检查,防止厂家因无利可图停产,确保“救命药”不减量。同时,国家应对特殊药品的生产厂家采取包销的形式,让企业的产销没有后顾之忧,稳定廉价药品的生产。

  2.一方面以“省”为单位,推行特殊药品储备制度,建立特殊廉价药品储存库,利用信息化手段,把储备库数据信息化,便于查询和调用。另一方面,政府还可以通过给商业公司补贴,将一些常用的特殊廉价药品定量储备或动态储备到商业公司,保障在一定区域内的特殊药品储备量能满足一定人数的使用。

  3.建立特殊人群用药绿色通道。对于使用特殊药品的患者采取定医院、定点的办法,方便他们就医取药。同时,还可以采取对相对困难的家庭发放特殊药物补助的办法,以保证患者能用上廉价药。

  (作者系农工党天津市委会常委,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副院长)